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首页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房产新闻 教育新闻 企业新闻 财政新闻 商界人物 娱乐新闻 互联网络 综合新闻 旅游新闻 旅游攻略 美食推荐 饮食保健 家居新闻 家居品牌 家居报告 家居装修 房产家居 家具信息 定制家具 汽车资讯 科技资讯 医疗新闻 健康保健 产业报告

期待现实题材剧更丰富多元

2020-09-17  来源:  作者:蜀山新闻  点击量:

  期待现实题材剧更丰富多元(圆桌谈)

  主持人:

  苗 春 本报记者

  嘉 宾:

  蒋云峰 电视剧鹰眼创始人

  周可慧 爱奇艺自制剧开发中心制片人

  赵 毅 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温豪杰 编剧

  刘斯斯 北京世纪华纳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近年来,《破冰行动》《平凡的世界》等现实题材剧引人关注,并且在不断进行新的探索。由电视剧鹰眼主办,世纪华纳联合主办的“鹰眼论坛·九月北京场”针对行业现状,探讨了“现实主义剧集的创新”等议题,请专业人士分享影视剧创作经验,共谋产业发展。本报记者请与会嘉宾就论坛议题发表各自看法,以飨读者。

  一

  记者:各位嘉宾对现实主义手法和现实题材是如何认识的?所在平台和公司以及本人在现实题材创作生产方面有哪些经验?

  赵毅:现实主义是一种创作方法,或者说是一种思考方式、创作规律。它不是一种外在表现。影视作品的宣传有时候存在偏差,把表现今天的戏都认为是现实主义的,其实还要看作品是否真的结合真实的生活,延续了现实逻辑,去把故事和人物关系往前推进,最终揭示生活的本质和真相。我们出品的《亲爱的自己》正在湖南卫视和芒果TV播出,讲的是年轻人在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工作生活的过程中,如何面对亲情、友情、爱情的困境和成长的烦恼。这部剧我们定位是偶像生活剧,是偶像的外在和现实生活的内在表达两者的结合。

  周可慧:爱奇艺的《怪你过分美丽》是聚焦娱乐圈的行业剧,也是女性励志剧。在用户结构方面,我们认为首先是关注娱乐圈的受众,其次是职场人和熟龄女性。实际上最先破圈成为这部剧的传播人群的,是很多娱乐业同行,他们评价这部剧做得太真了。

  温豪杰:并非表现新中国成立之后甚至改革开放之后的剧就一定是现实主义的,更多的应该看作品的创作方法或者思考。比如我编剧的《平凡的世界》。哪怕是历史题材,如果是基于生活,基于人物,基于今天所思考的问题,也可以称之为现实主义的。

  刘斯斯:我们的团队从一开始在内容上就没有特别局限性的板块限制,比如《天衣无缝》是李路导演的一部谍战剧,也往现实方向深挖。刚刚播完的《幸福还会来敲门》,从创作初期就想通过小人物的成长和角色生活的点滴,反映社会的一些热点问题。

  二

  记者:近年来优质的现实题材剧不少是由视频网站主投主控的网络剧,比如获得今年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的《破冰行动》便是由爱奇艺出品的。台网剧与网络剧在现实题材作品创作上各自有哪些优长?

  周可慧:不管是台网剧还是网络剧,都是为观众服务的。基于这种共同点,网络剧由于互联网特殊基因,在排播或者运营上会有一些创新的做法,比如《隐秘的角落》每集结尾都有一首主题曲,《怪你过分美丽》36集有36个不同片头。网络剧的时长也没有强制性的规定,而是尽量保持每集故事的完整性。网络剧的内容创作也比较自由和包容。

  蒋云峰:台网剧更注重泛人群及合家欢性质,网络剧在现实主义作品的题材选择上,会更加注重新颖的切入点,取材范围也会更多元化。同时,越来越多的现实主义作品将由视频网站作为第一出品方,除了面向电视台发行之外,考虑的是网络用户尤其是付费会员的熟龄化。

  三

  记者:以前的现实题材剧很多是家庭伦理剧,着眼于婆媳关系,后来被新女性视角、亲子关系以及新式家庭关系所替代。《都挺好》《小欢喜》《以家人之名》等剧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家庭伦理剧发生了新的回归?

  赵毅:探索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最好的落点和最有共情感的代入点,就是家庭。大约10年前的家庭剧,主要通过描写伦理和婆媳关系来展开,渐渐很难有新鲜的话题性,所以被女性故事替代。这几年,大的时代环境和社会心理都在变化,现在因为疫情,以探索家庭关系作为主要故事的剧,一定会出头。反过来说,探讨家庭关系的剧,也特别难出彩,因为每个人都有家庭,必须找到非常新鲜的视角。

  温豪杰:老一代的家庭兄弟姐妹多,今天的家庭已经不一样了。但是家庭剧有各种新鲜的办法去讲述故事。影视作品的创作方法有3种,第一种是揪着头发离开地球的,比如从国外的漫威、玄幻到中国的重生、穿越。还有一种是回到过去的,像《平凡的世界》一样从怀旧时光里找到纯粹的空间。这两种中间还有一种,就是直面现实的,还有什么能比从家的角度来讲现实更真实的呢?

  四

  记者:现实题材剧要关注当下的社会变迁,但现在更多作品是展现一线城市生活,较少将镜头对准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如何看待和解决这一问题?

  蒋云峰:今后依然会有很多表现一线城市众生相的作品,但视角会更加新颖,甚至会出现不少十几集、20集的精致短剧集。此前之所以表现三四线城市人群的作品相对匮乏,一是文本作者大多集中在一线城市,二是整体人口流动方向是“进城”,三是社会文化取向的工具性。目前来看这三个关键因素都在发生变化,我个人比较期待现实主义作品视角的多元化。

  周可慧:我们正在这方面做一些储备,也在做用户调研,真正下沉到三线、四线城市的观众中去,收集他们的反馈,今后做现实题材剧会加入一些元素。

  五

  记者:目前现实题材剧创作、制作还存在哪些短板?如何补上这些短板?

  周可慧:观众其实对于现实生活有自己惯有的认知,我们做剧时不能刻意去打破他惯有的认知,但是要告诉他我们想表达的核心价值观是什么。除了文本上做到很真实,给出很多真实的情节,在整个工业链条上,包括制作、拍摄、演员表演、后期宣传推广,都要放在一个体系里,体现核心价值观。

  赵毅:现实题材剧的难点在于制作公司、创作团队,包括编剧、策划团队,要有对生活的观察和积累、提炼和总结,而且表达时能和今天的观众对应。

  温豪杰:作为一个创作者,我面临的困难是如何让自己的内心安静下来、沉浸下来,而不是什么都迎合,什么都想要。

  蒋云峰:最近10年,中国移动互联网迅猛发展,对国内年轻人的生存状态与审美风格产生了巨大影响,这种变化不一定在传统的创作者那里得到及时的呼应。虽然不少新兴创作者开始推出一些真实反映当代年轻人生存状态的故事文本,但这个群体人数还不够多,还不够职业化,需要时间来呵护与培育。

  刘斯斯:从制作公司来讲,痛点是可能一个月拿到5个剧本,都是差不多的,特别是现实题材的,故事、人物等比较雷同。创作者和策划者应该寻找更新的角度来展现时代和生活。


刘斯斯

刘斯斯 【编辑:叶攀】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 2016 drspv.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蜀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