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logo
网站首页 社会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房产新闻 教育新闻 企业新闻 财政新闻 商界人物 娱乐新闻 互联网络 综合新闻 旅游新闻 旅游攻略 美食推荐 饮食保健 家居新闻 家居品牌 家居报告 家居装修 房产家居 家具信息 定制家具 汽车资讯 科技资讯 医疗新闻 健康保健 产业报告

企业包车抢技工 2000万缺口促求职青年反思_财经

2020-03-18  来源:  作者:蜀山新闻  点击量:

东莞大岭山镇,一家电子公司开出最高5000元月薪招聘技工。唐维/摄

证券时报记者 唐维

2月底,深圳的曾老板派车前往广西,往返2000多公里,“抢”回工厂的模切师傅。相比之下,模切师傅的儿子,今年即将本科毕业,但面对着当下惨淡的“春招”市场,正一筹莫展。

企业主对于技工人才的重视,正是技工人才紧缺的一个缩影。官方数据显示,当前我国技能型人才缺口高达2000万,技工荒普遍存在于大中小型制造业企业中。不过,一方面,企业对专业技术人才求贤若渴;另一方面,“最难毕业季”年年都有,但今年因为疫情冲击,显得更为严峻。

此外,比起进工厂学技术,时下的年轻人似乎更热衷于选择销售、快递、外卖和网约车等行业,全社会结构性用工荒愈发突出。

作为技工出身自主创业的企业主,曾老板呼吁年轻的男生应该进工厂,学技术。“现在外卖、网约车这些,可能一入行就有七八千块,但是没有一技之长,雇主换人成本很低,将来年纪大了会很被动。有技术就不会受年龄的限制,反而会随着你的从业经验增长而增值,越来越吃香。”

专业技术人才奇缺

“我们工厂是2月17日开工的,有两个模切师傅是广西人,说因为遇到疫情当地没通车,出不来,怎么办呢?我说我派车来接你们,本来想两个一趟接回来,但是有一个师傅家人担心疫情,不让他走,只接走一个。过了几天,家里不让走的那个又说可以出来了,我又派了个车去接他。”曾老板表示,2月24日开工时,人员到岗率不到20%,总共20条生产线只勉强开动两条。因为打样品特别费时间,客户转走了一些量产单,他心急如焚,一直在催员工赶快回来上班。

“普工还好,没到位可以马上招到人。重点是技术员,培养一个技术员,上手要半年,熟练要两年,这是我们的核心资产,不容有损失。”他说,去广西接人,油钱、请司机的钱,加起来几千元,不算什么。对于其他返岗的技术员,他也是报销全部路费。

东莞的徐老板,对于今年返岗的技术人员,全部报销机票,广东省内不需要坐飞机的,则可以打专车过来,他来报销打车费用。“我们的技工,全是自己培养出来的。有人来做普工,碰到愿意学的,我们慢慢教技术,然后每年涨5%~10%的工资把他留下来。在外面根本招不到现成的技工,全靠自己培养。”

正是因为培养一个技工不容易,所以倍加珍惜。年前一个师傅,因为一些事被徐老板说了两句,人家一气之下回了家。年后,老板老板娘轮流打电话,让他坐飞机过来,报销机票,年前回家的车票也一起报了。老板娘说:“有时候师傅发脾气,我们根本不敢吭声,我跟我老公说,感觉师傅才是老大。”

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

曾老板从广西接回的一位模切师傅,其儿子今年即将本科毕业。“现在反正是待在家里,写论文,工作还没影呢!去年秋招的时候竞争就很激烈了,没聘上,指望今年的春招。往年这个时候,学校会组织招聘会,今年是不可能了,孩子焦虑得很,不知该怎么办。”

虽然模切师傅也为儿子的工作着急,但他丝毫没有让儿子跟他学技术的打算,从当初选择专业开始,进工厂就没有纳入他们的考虑范围。“做这个太辛苦了,又没有出息,我们拼命干活的动力是不想让儿子再进厂做事了,上个好大学,将来坐办公室。”

只是,“坐办公室”的工作竞争何其激烈?根据教育部消息,2020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将达874万人,同比增加40万,创下历史新高。供给增加,需求并未同步增加,受到疫情影响反而变少了。今年企业的用人需求减少。根据智联招聘春季求职竞争周报(3月2日~3月6日),22.7%的企业表示有裁员计划。

此外,BOSS直聘发布的《2020年春节后10天人才趋势观察》数据显示,应届生新增岗位规模同比降幅49%,作为应届生岗位创造主体的小微企业(100人以下)应届生需求同比降幅达60%。

“我们招技术员不看学历,主要看经验。当然也想招大学生,因为他们学东西厉害,上手快。可留不住啊,做几天就走了,有的甚至只看看环境就走了。”徐老板向证券时报记者介绍,今年他想加强网络推广这一块,招网络推广和运营人员,招聘信息一发布,就收到好多大学生的简历。

“其实,这些职位收入还没有技术员高。”徐老板说。

“五千块钱找不到技术工,但是可以找到大学生”,成为一种独特的职场怪象。这与当下技工的社会地位有关。在人们的印象中,技工是一份不太“体面”的工作,又苦又累还可能会有职业危害,出路几乎被定格在车间第一线,满身的油污,繁重的劳作,无休止的加班,职业发展渠道单一,上升空间和成长模式狭窄,收入不高,社会地位低。这些都让大学毕业生望而却步。

年轻人做技工意愿大减

不光是大学毕业生瞧不上技工工作,很多非大学生也不愿意做。

谢工目前是某省会城市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工程总监,18岁技校制冷空调专业毕业后,一直勤勤勉勉从事本专业工作,从空调工做到主管,再到总监。目前40岁出头的他,年薪超过50万元,在内地过得相当滋润。

正是有了自身经历的成功案例,谢工也积极希望家里的年轻人多学技术,但几个晚辈都没有走他的路。他曾把侄儿小浩带到他工作的酒店工程部上班,希望能学到一技之长。但小浩做了一年多还是离职了。

“制冷太难学了,我实在是没有底子,很累,天天猫在机房里,没意思,工资也不高,一个酒店就一个总监,猴年马月能做到叔叔工资那么高,那么轻松?”小浩这样向证券时报记者解释。目前他在一家网红奶茶店上班,工资和原来差不多。

在东莞一个工业区门口的布告栏,贴满了园区内各企业的招工启事。一名年轻男子驻足浏览,经过交谈得知,他想找一份5000元左右的工作,但这些启事上的普工工资只能开到3800~4300元,不符合他的心理预期。一名负责招聘的女士表示,工资是逐步增加的,如果干到一年以上,去他们厂收入可以达到5000元以上。但他还是笑笑离开了。这位女士向记者表示,很多年轻人都想一上来就要很高工资,却又不愿意脚踏实地,很浮躁。“如果他们不是总换工作,踏踏实实学习专业、钻研技术,别说5000元,就是8000元也早就拿到了。”

有意思的是,与之相隔不远的一条街道上,记者看到一家湘菜馆的招聘公告,除楼面经理3300~4600元/月,其他职位如咨客、服务员、传菜等起薪都是2000多元。记者问前台来应聘的人多吗,前台表示:“多啊,每天都很多人来问,我们要挑选形象气质比较好的。”

有年轻人向记者表示,不想进工厂,工资低,管得严,压抑。“我送快递,干好自己的事就行,没人会管,一个月七八千。虽然618、双11会忙点累点,但是工资随便一万多。工厂能拿到这么多吗?销售,快递,外卖,网约车……这些哪个不比进工厂强?”

曾老板有不同见解。他呼吁年轻的男生应该进工厂,学技术。作为技工出身自主创业的企业主,他知道学技术需要沉淀,可能短时间内看不到收益。“但这个沉淀时间,就像参天大树当初扎下的根,根越深树越稳固。现在外卖、网约车这些,可能一入行就有七八千块,但是没有一技之长,雇主换人成本很低,将来年纪大了会很被动。有技术就不会受年龄的限制,反而会随着你的从业经验增长而增值,越来越吃香。”

职业教育亟待崛起

富士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曾在某次论坛上向工信部部长苗圩提问:如今的大学教育和工厂里的实践操作差距很大,大学生普遍动手能力差,富士康招了很多大学生,可都不愿意到基层流水线工作,政府有没有什么政策可以鼓励大学生下基层?

郭台铭的这一疑问,反映出大学提供的人才与企业需要的人才存在一定脱节。这个问题的背后,一方面是由于教育结构的严重偏差,高级技工出现很大缺口;另一方面则是职业教育自身水平尚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

一般的求学路径,是在初中毕业后,考分高的进入普通高中,考不上高中的进入职业高中,很少有优秀的孩子会主动去读高职。读高职、高专、技校被认为是“实力不济”的无奈选择。因为这种学校在家长和学生眼里就是不入流的。社会环境对职业教育的认同度较低,“职业教育”成了“次等教育”。

不过,反观日本和德国这两个制造业强国,职业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日本整个产业工人队伍中,高级技工占比40%,德国达到50%,而我国这一比例仅为5%左右。

德国的职业教育并不是高等教育退而求其次的选择,而是两个“平起平坐”的教育方向。德国只有25%的初中毕业生通过高中进入大学深造,多达65%的初中毕业生选择接受职业教育,成为社会需要的各类专门人才。德国的职业教育由政府全额拨款,一个学生一年可获政府4100欧元的教育经费。学生在职业学校学习期间就被企业订购成为企业的准员工,企业要按规定向订购的技校生每月支付600~800欧元的学习津贴。他们拿高工资,受到人们的重视和尊重,待遇和社会地位都很高。

在日本,高等职业教育机构被称为“专门学校”,学生如果拿着大学学位去应聘技术型企业,其竞争力通常会比专门学校的毕业生差一截。所以,如果不是立志成为研究者或白领的年轻人,一般不会削尖脑袋拼命往大学的门里钻,因为大学文凭对他们的就业、收入并没有决定性影响。终身雇佣曾是日本劳动制度的一大特点。每年4月,日本各家企业都会通过录用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或高中生)来补充职工队伍,然后通过在岗或离岗培训,将其培养成具有企业特殊技能的公司人。

在我国,近年职业教育也越来越受到国家层面的重视。自2016年以来,“工匠精神”年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近年来全国“两会”代表和委员纷纷指出,没有工匠精神,中国制造就少了赶超的内在动力。2019年发布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开头第一句话即写道: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是两种不同教育类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多次谈及我国职业教育改革。他表示,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是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强国的重要举措,要让更多有志青年成长为能工巧匠,在创造社会财富中实现人生价值。中国技能型人才缺口高达2000万,要发挥好全国2000多家技工院校的作用,通过扩招培养更多社会需要的技能人才。

数据来源:智联招聘 图虫创意/供图 本版制图:彭春霞

最近更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 2016 drspv.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蜀山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